“过去的未来主义”开启2021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

  6月15日,展览“过去的未来主义——中国当代艺术中的过去与未来”在京启幕。作为北展文化艺术中心的开幕首展和“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艺述”的主题展,“过去的未来主义”集中了四十位艺术家的代表性作品,关注纵跨百年间,不同代际的艺术家对于中国历史的再次思考与对于中国未来的丰富畅想。

  未来主义是二十世纪初源发于意大利与俄罗斯的一场艺术运动,歌颂工业、机器、技术、力量与速度的魅力,并强烈地厌弃过去的艺术风格与形式。在今天,“未来主义”已是一个历史词汇,但事实上塑造了这一整个时代的气质。“过去的未来主义——中国当代艺术中的过去与未来”展览试图去发问:当过去的艺术理念已经变成了现实,今天的现实甚至已经领先于艺术理念的时候,艺术能否再次担任起预见者的角色?

  在两个几乎对称的狭长展厅里,艺术家对于过去再次想像与艺术家对于未来的大胆预见犹如两条时光隧道,通过粗粝而驳杂的现实相连。

  李尤松,《工业凯旋门》,2010,布面油画, 200 × 200 cm 图片致谢艺术家与非凡仕艺术空间

  展览中的第一件作品,王鲁炎的《W 双向自动手枪D14-03》打破了展览中时间流动的单向性;李尤松极具社会主义美学的《工业凯旋门》筑起了意识形态的“奇楼”;徐震怪异的明代曲颈瓶、刘展吟唱短波的旋转雷达,和伍伟营造的汽车部件祭拜场共同代表了工业迭代制造出的鬼斧“神器”。

  张光宇 《〈西游漫记〉第四章第六页》,1945,纸本水彩、水粉,36 × 25 cm

  吴羽羽篪,《西游 托塔李天王》,2020,炭笔素描,38.9 × 54.6 cm 图片致谢艺术家

  国漫大师张光宇和零零后小画家吴羽篪,穿越百年通过西游“传说”进行对话。经过许宏翔以长达二十米的绘画建立的“现实”走廊,来到对面的未来隧道。

  蒋志,《注定之物之4》,2015-2016,艺术微喷,146 × 196 cm 图片致谢艺术家与魔金石空间

  简策的钢铁《哨兵》与宋琨的《赛博格躯体》揭示出未来“来者”可能的模样;从蒋志建构的异星景观和高磊的月壤标本之中,可见人类对于遥远“外域”的野心与探索;而我们的“明日”究竟会是何样,或许能从曹斐的《人民城寨》和范文南的《中国2098》中去窥见一隅。

  曹斐 (第二人生中的化身:中国. 翠西),《人民城寨的诞生》,2009,机器电影、单频高清录像、16:9、彩色、有声,10 32 图片致谢艺术家、维他命艺术空间 及 SprüthMagers

  观众将在展览当中看到我们在过去对未来的构想、我们于现在对过去的追想、我们从现在对未来的畅想,以及我们将在未来对过去的遐想。这些或经典或崭新的作品不仅呈现了当代艺术中的未来意象、想象及叙事,也展现了中国近百年来的历史期冀与2021年当下的未来展望,更在体现了一种属于中国的生生不息的历史时间观: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

  作为北展文化艺术中心的开幕首展,“过去的未来主义——中国当代艺术中的过去与未来”标志着北展文化艺术中心对于中国当下的文化现象与时代趋势的更多关注,以及与更多其他领域内的文艺机构协同合作的开放姿态,在同类型的机构当中,更是一次具有开创性的举措。